当前位置:新闻首页  朋友圈公司排队IPO “雷军系”含金量几何?

朋友圈公司排队IPO “雷军系”含金量几何?-世界最深的海沟

2020年05月28日 04:32:06 来源:朋友圈公司排队IPO “雷军系”含金量几何? 编辑:世界上最小的国家

朋友圈公司排队IPO “雷军系”含金量几何?

近半年来,小米长江产业基金动作频频,投资包括Wi-Fi 6 芯片设计公司、液晶显示等诸多技术领域。为辅助小米多元化的产品与产业链特性,小米产业投资方向相对分散,且投资额度不大。

公开资料显示,已申报科创板企业中,至少十家企业属小米直接或间接投资;美股市场上,金山云成为雷军旗下第四家上市公司,也是唯一一家在美股上市的中国纯云服务商。

招股书显示,金山云仍处于巨额亏损阶段,2017年、2018年及2019年亏损分别达到7.143亿元、10.06亿元和11.12亿元,累计亏损28亿元。这三年间,金山集团、小米集团、猎豹移动等金山系公司均不同程度给金山云贡献了营收,2017年关联收入4亿元,占营收总额三分之一;2018年关联收入6.3亿元,占比也近三分之一;2019年关联收入为7.7亿元,占总营收约20%。

对比金山云与卓越,雷军呈现完全不同的取舍态度。2004年,卓越虽然做到一亿元的季度销售额,但亏损仍在,难见盈利,电子商务最终成为雷军的“弃子”。但面对同样持续亏损的云计算,雷军却选择“豪赌”,2012年以后,雷军不同程度地先后放弃自己投资的凡客、乐淘网、尚品网三家电商公司也是基于对时代“顺势而为”的考量。

“我们有独特资源和兄弟公司支撑,因为我们的整个体系里面需要一家基础的云服务公司,我们的生命线全在那里。要么我自己干,要么让兄弟公司干。”雷军称。

有长期关注云计算领域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小米投资的风格更多强调完善自身生态,不断增加故事内容,等待市场风口的到来,但自身真正的技术创新并不多,更多是供应链创新,即通过平台化生态来提高供应链水平和能力。

小米集团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小米投资超过300家公司,总账面价值达323亿元,同比增长11.4%。2020年第一季度处置投资录得税后净收益2.26亿元。小米集团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周受资称,小米是战略投资者,投资的出发点是通过投资强化主业,发展前沿布局,主要围绕搭建AIoT生态链和互联网服务生态链。

聚光灯之外,雷军投资布局中有黯然的凡客优品、迅雷,有爆雷的网贷平台,也有1995年盘古组件推出失利的过往。

顺势而为从22岁进入金山开始,雷军的经历几乎可以作为20多年来中国IT互联网业演进、变迁的图谱。“离开金山时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大势很重要,要顺势而为,金山就像是在盐碱地里种草,我为什么不去风口放风筝呢?站在台风口,猪都能飞上天。”

那时世界巨头布局的关键词是移动互联网,尤其以社交与电子商务为甚。雅虎2010年便开始加大移动互联网投入和拓展;Facebook在2010年超过谷歌成为美国访问量最大的网站,搜索引擎生态系统被社交挑战,谷歌从十年前的挑战者变成被挑战者。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云计算行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金山云上市背后存在严重的亏损与融资压力,有头部客户过于集中以及关联交易等问题。

2012年,金山云创立,All in金山几乎所有的资源,从零开始组建团队、做产品、开拓市场,同时还要背负持续高额投入带来的巨大压力。到2014年,金山提出未来三年云服务投入资金规模约为10亿美元,当时金山软件归属股东净利润还不到8亿元人民币。

庞大的“雷军系”“小米不仅是雷军的好生意,更是雷军系的好生意。”这是来自业界的调侃。

曾有业内人士总结,雷军的商业逻辑是一边构建产业生态圈,一边构建资本投资圈,资本为产业输血,通过一颗颗棋子构建了一条“雷军式”的产融通路。正如雷军本人所言,上市仅仅是开始,移动互联网时代成败交错的投资布局暂时告一段落,产业互联网高额成本投入、短期难见回报、行业竞争激烈等因素交织,雷军的投资考试远未到交卷时间。

十亿赌局金山是点燃雷军“硅谷之火”的起点。雷军投资过的案例中,“大力气”与“硬骨头”的典型代表非云计算莫属。而金山云的故事,被雷军称作是一个敢想且敢All in的故事。

总结金山云的投资布局,雷军表示,集团层面赌未来十年的就是金山云,是八年前All in10亿美元的“大赌局”。继2007年赴港上市的金山软件、2018年赴港上市的小米集团、2019年科创板上市的金山办公后,2020年5月8日,雷军执掌的第四家公司金山云在美上市。

带着大部分朋友频频踩中时代节拍布局的雷军,究竟是运气使然还是投资眼光精准?

雷军自己否认了这一说法:“在所有投资的公司中,我扮演他们的朋友,主要是帮忙,我都不是实际控制人,他们只是雷军的朋友圈,而不是雷军系。”

通过平台生态做大话语权、倒逼供应链改革的模式最早体现在小米手机身上,但也正是因为该模式不停压榨供应链的毛利,进而间接导致2015年至2016年的暂缓发展、自我调整。

雷军于2011年出任金山集团董事长时,云服务在国内刚刚起步。当时即便是巨头BAT对云计算也看法不一。一场论坛上,百度创始人李彦宏直言,不客气一点讲,云计算是新瓶装旧酒;腾讯创始人马化腾说这事可能得几百年一千年,到“阿凡达”那时有可能;只有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说,阿里对云计算充满信心。

易凯资本董事长王冉曾感慨:“全中国都是雷军的试验田。”

谈到生态链企业所面临的小米光环问题时,雷军曾表示,小米对生态链的原则是不控制、不站队、不排他、完全开放。

而在2019年,北京星际荣耀空间科技有限公司双曲线一号遥一长安欧尚号运载火箭在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成功发射,系我国民营运载火箭第三次尝试入轨发射。成立于2016年10月的星际荣耀此前获得来自鼎晖投资、复星集团、中信聚信以及雷军旗下顺为资本等十余家国内机构的投资。

用小米体系的布局逻辑来理解雷军所谓的“运气”,即提前进行生态布局,或自研或投资,雷军显然选择了后者。

从小米手机不断迭代预装的应用清单中也不难看出,UC浏览器、金山词霸、多看、米聊、凡客、金山快盘、YY语音、WPS等多款“雷军系”应用已经内置其中。换句话说,海量的小米手机设备和不断发展的小米商业生态链,成为“雷军系”创业者不可低估的资源和渠道支持。

也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第一财经,不评价小米供应链创新模式的好坏,值得参考的一个案例是平台,通过科技产品创新带动上下产业链的创新,其专利布局与技术储备对消费电子产业投资也具有一定指导意义。

时任谷歌全球副总裁的刘允表示:“互联网第一轮已做到极致,下一轮大浪潮应从移动互联网开始,将会有一波全新的、为移动环境下而产生的产品出现。”随着上网手机价格与无线资费的下降,移动互联网在用户数、使用量和流量各个方面都将超过PC和互联网用户,移动互联网也将成为传统互联网巨头寻求发展的强力引擎。

不同于小米基金的生态战略辅助角色,顺为属于独立的互联网创业投资基金,更多地向出资人负责,与小米集团与生态之间的关联度不会过高。

这也使得小米一直以来被质疑:是技术创新还是产业链创新?

航天业之外,当下正处风口的芯片行业中,也活跃着小米系的身影。

互联网圈投资布局中,有“阿里系”“腾讯系”“头条系”,鲜少出现以某个人为核心的体系,但有个特例——“雷军系”。

30多年里,他参与并经历了软件业崛起及向互联网过渡的阶段,2007年金山上市不久后离开。新世纪初投资B2C电商卓越,2004年后卖给亚马逊。接着他转型成为天使投资人,在电商、游戏媒体、移动互联网应用等领域投资了凡客、乐淘、多玩、UCweb、迅雷等众多公司,一度成为包括金山软件(03888.HK)、欢聚时代(YY.NASDAQ)、猎豹移动(CMCM.NYSE)等多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直到他创业成立小米,还重回金山软件出任董事长。

小米长江产业基金成立于2017年,股东包括小米科技、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引导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武汉光谷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深圳金晟硕煊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各自持有该基金17.23%股权,同时信银股权投资基金旗下上海信银海丝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三峡资本控股分别持有该基金25.84%、2.58%股权,主要从事股权投资业务,投资范围包括智能制造、工业机器人、先进装备和半导体等领域,是小米集团推动制造业转型升级的投资平台。

“顺势而为”位列雷军给到创业者的三条建议之首,另两条是洞察用户需求和打造一个强大的团队。所谓“顺势而为”,就是把握国家的政策、行业的走向,搞清楚大方向,需要把握时代的风口。自2007年至今,雷军的投资决策与两会建议就是一种印证。

作者: 吕倩 刘佳[ 从22岁进入金山开始,雷军的经历几乎可以作为20多年来中国IT互联网业演进、变迁的图谱。“离开金山时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大势很重要,要顺势而为,金山就像是在盐碱地里种草,我为什么不去风口放风筝呢?站在台风口,猪都能飞上天。” ]

在雷军的“特殊”身份下,小米成为“雷军系”投资公司群业务的交合点。比如,早年间的凡客平台售卖小米手机,其旗下的如风达是小米的三大配送商之一,金山云为小米提供云服务,YY则为其提供多人语音聊天功能。再如,金山云的大客户中少不了小米和猎豹移动的身影;而此前猎豹招股书曾显示其为小米提供在线网络广告服务,并向小米购买移动设备等消费电子产品。

5月21日晚间,上证所发布科创板上市委审议结果,同意芯原微电子(上海)股份有限公司首发上市,拟发行4831.93万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10%。湖北小米长江产业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为芯原微第四大股东。

彼时在国内,“开放”成为移动互联网领域的核心理念,“云管端”模式下的各个角色卡位竞争开始,围绕操作系统、移动智能终端暂时形成了谷歌、苹果、微软-诺基亚三大阵营,腾讯、百度、阿里巴巴三大集团也在积极实施布局。2012年作为承上启下、进入成熟阶段的预备期,国内云计算行业在形态与方向上主要集中在政策调整、行业规范、服务模式等方面。

投资争议不论是成功登陆美股的金山云,还是登陆科创板的芯原微,以及更早的小米生态链企业华米、云米、石头科技等,频繁上市似乎说明了雷军提前布局、踩中时代节奏,并实现顺利收割,但命运果真如此有所偏爱吗?

一定程度上,外界习惯将雷军主投、小米长江产业基金以及顺为资本投资的案例笼统归纳进“雷军系”。

2011年,雷军和许达来共同创立顺为资本,管理四期合计29.6亿美元的美元基金和两期合计20亿元的人民币基金。截至目前,小米与顺为资本累计投资公司超500家,被投企业覆盖智能硬件、生活消费、社区社交、AI、文化娱乐、SaaS服务、金融等多个领域。

选择切入云计算也有小米集团本身业务需求的考虑。随着小米用户量、数据的爆发式增长,小米对于云的需求与日俱增。小米高速增长的数据量显示了米粉巨大的活跃度,但数据量的增长也意味着成本的飙升。正是由于巨大的基础设施投资和管理等费用令雷军坚信,第三方云服务公司一定会兴起。

今年两会,作为全国人大代表,雷军再次建言发展商业航天,呼吁将卫星互联网纳入我国“十四五”发展规划,明确卫星互联网相关商业航天企业是国家航天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设立扶持民营商业航天的国家发展基金,支持和鼓励民营商业航天企业在科创板上市,推动民营商业航天产业链的完善和产业生态的构建,同时进一步降低民营企业进入卫星互联网的门槛。

朋友圈公司排队IPO “雷军系”含金量几何?

友情链接: